河北你为什么这样“红”?(之五)——根据地,那一抹文艺红!

发表时间:2016-07-06信息来源:qaz357浏览次数:

 

在战火中诞生的晋察冀边区文艺,是号角,是武器,是抗战最前线奏响的红色乐章。它也为了新中国的文艺事业提供了鲜活胚胎和成长路径。
 
1、民族危亡衍生了晋察冀红色文艺的历史契机在河北的西侧,如脊柱般南北耸立着的,是著名的太行山脉。山之西,是黄土高原,山之东,为华北大平原。南北走向的崇山峻岭,恰似一道屏障,成为抵御侵略者的防线。六十多年前,罗荣桓、聂荣臻先后率部来到这片群山中一个叫阜平的地方,创建起中国第一个敌后抗日根据地,当时人们称呼它为晋察冀敌后抗日根据地。
 
晋察冀边区地图为了动员全民族奋起抗战,抗敌剧社、冲锋剧团、西北战地服务团(简称西战团)、华北联大文工团等十几个专业文化团体相继成立或迁来。当时晋察冀边区人口80%以上是文盲,靠文件指示、靠报纸宣传是很难把党的抗日方针和政策传递到群众中去。而一出小戏、一首歌曲却能把这些变成看得见、听得懂、能够跟着去学的东西。毛泽东曾对西战团主任丁玲说:“西战团这个工作很重要,到前方去,可以接近部队、接近群众,宣传党的政策,扩大党的影响。宣传上要做到群众喜闻乐见。”周恩来在为华北联大文工团奔赴晋察冀送行时强调:“你们到敌人后方去,不但要打鬼子,还要创造新社会。”抗战,衍生了这片土地的历史价值。而河北,作为晋察冀边区的腹地以及核心区,为边区文艺的成长提供了肥沃的土壤。2、充满鲜明战斗性的红色文艺1938年初,晋察冀边区文化工作者救亡协会(简称文协)成立,1939年春,改为晋察冀边区文化界抗日救国会(简称文救会)。这使边区的文艺工作从一开始就有组织、有领导地进行着。
 
1940年,晋察冀军区三分区冲锋剧社演出 独唱者严金萱、指挥晨耕当时,人民的最大利益,就是进行反侵略者的斗争。所以,当时的文艺作品都是从各种角度,以各种形式真实地反映边区的战斗生活。作品的主要描写对象是人民,特别是工农兵中的英雄人物。如歌颂狼牙山五壮士的《棋盘陀上的五个神兵》、歌颂民兵英雄的《神枪手李殿兵》、反映拥军支前模范的《戎冠秀》、反映大生产运动的《王秀鸾》,还有歌曲《小二放牛郎》、《不要忘记》、《八月十五慰问亲人》、《团结就是力量》等等。这些歌曲深入人心,根据地男女老少都会唱。特别是邵子南根据流传在晋察冀边区一带“白毛仙姑”的民间故事传说写成的诗剧《白毛女》,后在延安被改编为同名歌剧。此作品后来被改编成多种艺术形式,经久不衰。
 
1946年4月,华北联合大学的学生表演了歌剧《白毛女》1943年9月,19岁的河北平山县人曹火星作为群众剧社成员,从晋察冀边区总部出发,跋山涉水来到京西堂上村。在这里,中共党员曹火星创作了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即后来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战争期间曹火星(右一)与战友合奏演出当年那些可敬可爱的文艺工作者深入到游击区、敌占区,走遍了几十个县,几百个村庄,在尖锐激烈的斗争环境中锻炼自己,丰富了创作内容。甚至有不少优秀的文艺工作者,像雷烨、仓夷、陈辉、司马军城、史轮等,在斗争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3、共产党领导下的红色文艺晋察冀边区文艺,从一开始就是在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晋察冀军区、边区政府的领导、支持和关怀下成长和发展起来的。1939年初,边区文救会召开创作问题座谈会。邓拓同志指出,文艺界要把汉奸以外的一切作家团结起来,形成文艺上的统一战线,要深入到现实生活的内层,成为抗战的“文化主人”,民族的“灵魂工程师”。聂荣臻在会上也希望作家深入到群众中去,作家的作品要与边区的战斗生活紧密结合在一起。
 
 
1940年,聂荣臻与话剧《母亲》剧组合影 二排左3起:舒同、汪洋、崔巍、聂荣臻、凌子风、胡朋1942年,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后,晋察冀边区的文艺工作者在党的领导下,参加了整风。经过整风之后,文艺工作者纷纷到基层去,到部队去,使晋察冀边区的文艺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到全国解放,出现了一批优秀的作品。作品表现了新的主题,描写了新的人物、新的世界,运用了新的语言和表现形式。如文学作品中,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孙犁的《荷花淀》、邵子南的《地雷阵》等,还有像戏剧、音乐、美术、摄影、曲艺等很多好的作品。
 
1941年大年初三,晋察冀军区政治部抗敌剧社在河北省平山县演出曹禺名著话剧《日出》晋察冀边区的文艺成就,正如许多人指出的那样,在党的领导下,这块模范根据地,成为了文化建设的先进地区,成为了革命文艺建设的先锋。4、群众性、大众化的红色文艺方向在晋察冀边区,文艺工作者创作了各种群众喜闻乐见的、短小精悍的文艺形式,像著名的街头诗。1938年11月,《抗敌报》副刊《海燕》上正式提出了街头诗运动的号召,街头诗遍及了晋察冀乡村的墙壁上。
 
 
抗战街头诗-——依法缴税1939年前后,晋察冀新文艺运动发展时期的特点之一,就是乡村群众文艺运动的发动与文艺大众化工作的推进。到了1941年,北岳、冀中两区已建立起两千多个村剧团。西战团、华北联大文工团和一些部队剧社,在各地开办乡村艺术训练班,让培养出来的骨干自编自演新戏。群众的戏剧、秧歌、歌咏活动遍及晋察冀广大乡村。
 
 
1941年,晋察冀边区战线剧社的战士在表演大合唱在群众创作方面,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冀中一日》。由冀中区党委、军区领导黄敬、吕正操、程子华倡议,冀中军民共同发起的《冀中一日》写作运动,由部队战士和冀中区各阶层群众近十万人参加写作。他们真实地写下了1941年5月27日这一天中自己的战斗经历或所见所闻,反映了冀中人民英勇的对敌斗争和自由民主的新生活。经过选编,选出二百三十篇文章,约三十五万字,油印出版,解放后由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正式出版。作为伟大时代的忠实记录,它和晋察冀人民的光荣抗战斗争史一起,永远载入史册。
 
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冀中一日》5、聂荣臻与红文艺的精心浇灌1937年11月7日,晋察冀军区宣告成立,在聂荣臻司令员的直接关怀下,12月11日即正式成立了军区政治部抗敌剧社。后来,延安文艺工作团、西战团和华北联大文工团先后由陕甘宁来到晋察冀。聂荣臻同志经常与从延安来的作家、艺术家们见面,鼓励大家与根据地现实斗争相结合,在敌人后方建立起强大的抗日文化阵地。
 
1937年11月,晋察冀军区宣告成立,聂荣臻任司令员兼政委他十分重视文艺工作在革命战争中的地位。1940年11月他在与《母亲》剧组人员见面时说:“战争是全面的。就军队看,文化加军事加政治就等于战斗力。”聂司令员还看很重文艺家在边区政治、文化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1943年1月晋察冀召开第一届参议会,沙可夫、周巍峙与诗人田间、美术家沃渣、摄影家沙飞均被选为参议院,与边区各界代表一起共商边区施政方针。
 
1943年1月晋察冀边区第一届参议会在河北阜平温塘村召开。文艺界参议员5人。左起:田间(诗人)、沃渣(木刻家)、沙可夫(华北联合大学文学院院长)、沙飞(摄影家)、周巍峙(作曲家)在文艺具体工作和文艺工作者的生活上,聂司令员也是无微不至地关怀着。《日出》一剧演出时适逢冬季,演员们穿着旗袍、衬衫露天演出,聂荣臻知道后马上指示后勤部门送来烧酒,让演员们在后台喝几口御寒。为了照顾演剧队里的“孩子演员”,聂荣臻特别批准给他们增加一点营养,虽然这宝贵的营养在当时只能是每天增加一顿面汤而已。6、边区红色舞台的历史辉煌晋察冀边区和各解放区都有一大批老作家、艺术家、文艺工作者,他们把自己和工农兵结合的亲身体会、经验,带到新中国的文艺队伍中来,践行和传播了文艺为人民服务、为工农兵服务这一无产阶级的文艺方向。在战火弥漫的晋察冀土地上,锻炼和造就了一大批优秀的文艺战士,像陈波儿、袁牧之、何其芳、沙汀、周立波、丁玲、刘白羽、孙犁、田间、邓拓、魏巍、肖三、艾青、贺敬之、周巍峙等等,他们也成为了建设新中国文艺的栋梁之才。
 
1942年,西北战地服务团的团员们(前排左起陈强、王昆、李劫夫,中排凌子风,后排仲伟、牧虹、顾品祥)把专业文艺工作者和业余文艺工作者结合起来,这是晋察冀文艺工作,也是延安和各解放区文艺工作的优良传统,这一指导思想,一直贯穿到新中国的文艺事业中,培养了一大批在各行各业第一线直接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劳动者的作家队伍,这是新中国文艺创作人才辈出且兴旺发达的根本所在。